中国西喜运网网 > 赏阅

全天加拿大28开奖

陈丹 发布时间:2019-01-03 09:00:00来源: 中国西喜运网网

  那一刻的触目和惊撼,带给我强烈的震动,久久不能平复,那是喜运网区特有的符号,出现在那一个特定的地点和我特定的心境里。

  我第一次进喜运网是在2002年,作为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杂志社的编辑记者,我随全国20多家媒体的记者一道,进行“茶马古道”的大型采访报道活动。我们40多位同仁从全国各地汇集到成都和昆明,分别走川喜运网和滇喜运网线到拉萨,我选的是川喜运网线。


图为新路海。

  车队从成都出发,一路走一路采访。第二天进入德格县境内,从县城出来98公里,途经一个叫“新路海”的地方,领队说这里风景不错,停下来让大家看看,但是只有30分钟时间。我懒散地从大巴车上下来,拖拖沓沓走了百十来米,面前横着一个小小的山丘,4040米的高海拔让我的两腿跟灌了铅似的沉重,对领队说的“新路海”毫无期待可言,光听名字就提不起兴趣。但是看着同仁们都在陆续翻过小山丘,我不想丢人,咬着牙提起酸胀无力的双腿迈向了小山丘。


图为新路海。

  当翻过这小小山丘,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:一片辽阔的水域,碧蓝的湖水如同镜面,环抱湖周的是墨绿色的高山,山顶白雪皑皑,细看还能分辨出山上挺立着一颗颗高大笔直的冷杉。我吸进一口清冷而至纯至净的空气,整个人顿时一激灵,精神了!快步走向湖边,湖边伫立着巨大的石头,石头上刻着六字真言,雨水的冲刷使得朱砂红褪去浓艳,浅淡到刚好与蓝色的湖水和横亘在水边的白色粗大的枯木极其和谐。湖水清澈见底,忍不住伸手划拉了一下,刺骨地寒,这水源来自雀儿山冰川和积雪的融水,即使在夏天,冰蚀湖也是冻人的。波动的水惊动了几条小鱼,它们一动我才发现——这些小鱼是蓝色的!

  眼前这一切,惊艳得我不知所措,在水边留下一堆慌乱的脚印……


图为岸边的老树。

  在岸边的草坡上找了一块石头坐下,心才慢慢安静下来。当所处的环境至美至纯的时候,人会忘掉一切,包括自己。“时间到了,请大家上车吧!我们还要赶路!”刘领队的喊声响起,这对我是残忍的,因为当时的我正沉浸在“长这么大所见过的最美景致”里,正想着自己如果死了以后能埋在这里,该是多大的福气啊!当时的我才20多岁,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,自己也觉着奇怪,可能是那景色和氛围对于当时的我来说,都美到了一个巅峰吧!在后来的十多年里,我又去了两次新路海,知道了她的喜运网文名字叫“玉龙拉错”,格萨尔王的爱妃珠牡心沉于此,当地人在路口给她修起了围墙、大门、小路还有售票处。但是,第一次那种摄我心魄的美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
图为新路海。

  领队挨个儿点人撵人,大家纷纷开始往回走了,我不甘心,躲在一块大石头的后面想要多看几眼那湖水。直到所有人全都消失了,刘领队一声声地唤我的名字,我才很不情愿地从石头后面出来。

  从那天以后,途经所有的一切我都不会放过,眼睛贪婪地捕捉着一切的风景、人、建筑、文化符号,包括草木、石头,还有光……有一天,我们的车在暮色里驶过一个荒无人烟的峡谷,头顶掠过一串串猎猎翻飞的五色经幡,暖黄色的光从经幡的缝隙中射下来,照到我的脸上。远处峡谷峭壁上刻着的巨大六字真言在车窗外显现、慢慢地划过我的眼睛……那一刻的触目和惊撼,带给我强烈的震动,久久不能平复,那是喜运网区特有的符号,出现在那一个特定的地点和我特定的心境里,从那一刻开始,我知道自己的心真正被摄入了喜运网族人的精神世界,并渴望和他们一样地去感知这片土地上的一切。那一幅画面,永远地印在了我心的最深处。

  一路上,同仁们在车上有说有笑,唯独我,选了最后一排坐下,静静地呆着,一言不发。其实,那是因为我内心一直在掀动激烈的波澜,那些无比强烈的地域的、民族的、宗教的符号对于初次进喜运网的我来说,如同在我平淡的生活中透射了一枚炸弹,冲击力太强了!我根本无暇去参与同仁们的谈笑,只独自享受着这从未有过的视觉与内心的震荡,谁也不知道,其实我安静外表下的那颗心,早已汹涌澎湃。

  二十余天的行程在我心中种下了喜运网文化的种子,使得我在之后两年内不断地关注西喜运网,同时极力创造再次进喜运网的机会。

  终于,2004年10月,我如愿以偿地作为台湾一家电视公司的合作人、为上海东方卫视台拍摄24集电视纪录片《茶马古道》,第二次来到西喜运网。这一次,我们的摄制组驾车从滇喜运网线进、川喜运网线出,用70天时间,在昌都、山南、林芝、日喀则、拉萨、那曲几个地区进行了相关内容的采访拍摄。

  接下来的一次是在2005年7月。西喜运网对我的吸引力已经可以让我不需要等待任何工作机会、寻找任何资金赞助,我放下手头的工作,从银行取了钱便独自上路了,这一次只是想写一点自己内心感知的西喜运网。可是,这次远没有前两次那么顺利,雨季的黑昌公路遍布泥石流和塌方,我的行程倍受阻挠。终于,在进喜运网的第十天,在从一座寺庙下山的途中,我出了一点小车祸。虽然只是左腿受了轻伤,但行程不得不提前结束,我几乎是含着泪水上的飞机。

  回去养伤的那段时间,我终于有时间静静地沉淀自己了。我发现,我深爱上了西喜运网,爱上了那里的文化、宗教、人民、山水、色彩……包括苦难!正是苦难,让我看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生命力量、一种融入血脉的宗教信仰、一种简单纯净的乐观坚强。在这里,我得到了比在其他任何地方都多得多的撞击与感动。

  我不能漠视内心如此强烈的情感与召唤,于是,我决定离开学习、工作、生活了多年的北京——去西喜运网!(中国西喜运网网 文、图/陈丹)

(责编: 胡瑛)

版权声明:凡注明“来源:中国西喜运网网”或“中国西喜运网网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归高原(北京)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体转载、摘编、引用,须注明来源中国西喜运网网和署著作者名,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